'' 老板请给我一份小豆汤‘’【敦芥鬼白】

(一)“莫非这就是缘分?”

现世的生活...嗯,今天也要好好记录呢.

鬼灯拿起手机,对着小豆汤和自己按下快门。

傍晚,横滨,天空悄然暗下去的时候,灯火刚刚亮起来,街上行人很多,咸咸的海风掺着夏季的味道,街边的小店里,某上班族正悠闲地拍着自己和小豆汤的合照。

翻过手机,鬼灯皱了皱眉:本应是一人一汤的和谐画面中出现了第三者——刚巧路过他身后的,穿着一身黑风衣的人。鬼灯回头,那人在相隔不远的桌边,也是一个人,独自面对着一碗小豆汤。

莫非这就是缘分?鬼灯脑中闪过了某白猪的话。

 

“后来呢?”白泽似乎很感兴趣,连反驳都忘了。

“后来我们去了祭奠,夏日祭。那里人太多了有点热,我就把棒球帽摘了买了个面具斜戴着。”

“装作面具上的角吗……你有的时候也挺机灵嘛”

“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。”

“好蠢233”

“闭嘴。”

 

(二)“这是现世调查的资料”

芥川并不习惯这种热闹的场面“但意外的不讨厌呢”芥川这么想着,伸出舌尖舔了舔晶亮的苹果糖。带着自己来这里的人——是叫加加知——不知何时戴了个面具,逼真的鬼角戳在额上…是说兔子有必要长鬼角嘛?芥川不打算深入思考这件事,难得有一下午假去吃小豆汤,却被不认识的人拉去夏祭。但是,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吧,被潮热的烟火气息和高声谈笑的人群包裹而渐渐感到安心,就像是……

芥川低下头,目光落在缠绕于那人小指间的水球上,黑狐狸的花纹慢慢旋转着,最终和他对上目光。他眯了眯眼,顺从自己的感觉放松下来。

明亮的提灯由远及近,是侦探社的家伙们。芥川皱眉,他看到某个白毛慌张地和大家说了些什么,于是其他人嬉闹着走远,而白毛朝他的方向奔来。

他没漏看转身时衣摆扬起的人脸上狡黠的一抹笑。

 

“芥川!居然在这里遇到你!我以为你一定会讨厌这种地方呢。”白毛压低的声音透着惊喜:“……龙之介,你一个人吗?”

芥川转头,却发现鬼角面具不知何时消失了,大概是被人流冲散了吧……芥川有些头疼,看着对方期待的脸,握住了他的手

“一起走吧,敦。”

 

“所以你跟了一路,还偷拍!!?”白泽一边翻着照片一边提出质疑,“我也想捞金鱼诶~”

“这是现世调查资料,蠢猪。”鬼灯丢了个金鱼草并成功击中白泽的脸。

“好痛恶鬼!”

 

(三)“你这么想要的话就给你了”

“呼~~”中岛敦深呼吸,聚精会神地盯着盆中悠然游动的金鱼。好!近了!就是现在!

哗的水声,敦抬脸哀怨地望着芥川:“纸网又破了,你是怎么捞到的!?”芥川嫌弃地扭过头没有回答,敦就继续用类似食欲的目光盯着盆中的鱼,思考着兜里的钱还够不够再捞一次。

“呜啊”感到有什么凉凉的东西贴上脸颊,敦吓得一激,状似炸毛。转过头,正好和红色的金鱼四目相对,鱼呆呆地瞪着他,慢慢吐了个泡泡。

“这么想要的话就给你了。”芥川说话时眼睛看着另外的方向,但微红的耳尖出卖了他。

敦没有接那金鱼,而是一个虎跳抱住芥川。

 

(四)“老板请给我一份小豆汤”

“老板请给我一份小豆汤!”

街边的小店里,响起同样内容的轻薄男子音和爽朗(?)少年音。

 

端起小豆汤,白泽只觉得那位少年有些面善,想起来是鬼灯资料里那位,便勾了嘴角滑到他身边:“介意我坐这里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请随意。”

“你好像很喜欢金鱼?”

敦愣了下“鱼的话我都喜欢...说起来你怎么会知道?”

“那这个给你!”对方无视了他的问题,递来一个小纸包“好东西哟~”

敦出于礼貌收下了。

 

于是几个月后,侦探社——

“敦君——这是地狱的东西吧——我这样会死的吧——会吧——敦——君——”

“噶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——”

“住嘴啊太宰先生不要再咬它了——”

和平的一天w

 

END



就当是七夕贺文啦,军训一天累死了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8 )

© 芬布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