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木偶戏】cp苏(露)中 两年前的军训产物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些什么

        阳光刺目,浅金色发淡紫色眸的男子端坐在检阅场中间,四周有些芜杂的长满草,没有风,所以安安静静。安安静静地等着木偶戏开场,孩子一样。前面主席台上有长长黑发的人坐在第二层栏杆上,双腿晃啊晃的。
        一群金色的影子飘过,排成了方队,眼神漠然,身形浅淡得仿佛要消失于最暴烈的阳光下。就这么无声的行进着。他仍端坐着,他仍晃着双腿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一抹金色消散于飞尘中时,黑发的男子翻回了二层,抖起长袖唱起了咿咿呀呀的歌。可检阅场中央的他却听不到,歌声在蒙尘的靶杆和曳舞的草间兜兜转转,传不进他耳朵。起风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有些着急,眼中全是困惑。明明台上的人那么那么熟悉,他那么那么期待,可似乎世界上的声音都消失了,他有些迷茫。
        蝉声,又好像不是,大概是耳鸣吧。头很疼,看到了那个背影想到了那个名字却叫不出口,所以头疼得更加厉害了。叫住他干什么呢?明明是自己收回了双手 ,在他转过身去时无动于衷的,是自己让他还债,装作恶狠狠的样子猖狂地让他把曾经的一切都还回去的。他知道他还不起,可他依旧坚持。头疼得厉害。
        金色的影子飘转回来挡在他们之间,他看不清他了,无能为力。
        是啊,已经病入膏肓了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都是梦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世界会议上他挨着他坐下,温和的笑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他也笑着说,“早啊,小耀~”
        “早,露西亚”
        他一愣,然后想到,苏/联已经解体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他病入膏肓时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终没听到那首歌。金色的人偶浮浮沉沉,眼神漠然,身形浅淡,挨挨挤挤地挡住了他看向他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阳光消散。
  
===================END====================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芬布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