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露中】白炎 病友设定

        清冷的北方小城,深夜,天空中飘满点点白色的火焰,盛大而寥落。 它们是唯一的光亮。某家医院三楼的一扇窗映着某个黑发无眠的人:他刚从一场荒诞的梦中逃脱,来到这个更为荒诞的世界。
        小时候妈妈说,“黑夜里的光亮是天空破碎的星星,所以不要害怕,我的孩子…… ”不要惧怕黑夜,因为你黑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眼瞳。它会沉默地包容所有,你终将归于那里,凭着它所给予你的一切。
        那么今天,是不是有人归去了呢?

        “呐,小耀!你看天上飞的白点,是火花吗?”有着柔软浅金色发的人站在路边,声音兴奋。然而没有人回应他,清晨的人通常很忙,何况他的声音太小了。冬日的天空泛着惨淡的白,太阳已经很久没来光顾这个北方的小城了。伊凡站在路边,围巾遮住下巴,初次见到下雪的孩子一样的,眼眸中满是兴奋和好奇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又偷跑出去了” 面对病友毫无语气的指责,伊凡坦然一笑:“是呐~可惜又被发现了——小耀我跟你说,我看见了白色的光点哦……”医院三楼的某间病房内,进行着这样的对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的围巾不见了,所以你肯定到外面去了”王耀淡淡地指出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的病不能受风……”医生这样严厉地嘱咐过他们。他有些烦躁,发现伊凡完全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,转了话题。
        进行着这样的对话的病房,被打着“特殊病症”的标记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没人清楚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中午的时候太阳总算露了脸,并不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王耀身上。身旁浅发的孩子已经熟睡,软软的头发让人想揉一揉。街上没什么人,从这里能看到对面房顶上蜷成一团午睡的猫。真好啊,王耀慢悠悠的想着,眯起眸子看向太阳,一瞬间浓郁的墨色被阳光化开,流转成清清亮亮的琥珀。伸了个懒腰,他悠闲地想:偶尔地睡个午觉吧。
        并不轻松。
        似乎做了个不好的梦呢,王耀醒来,怎么也想不起刚刚的梦境,明明睡了一觉却更加困倦。他看向旁边的床,伊凡还在睡着,呼吸均匀,厚实的羊毛围巾叠放在枕边。太阳不知何时已被沉甸甸的云朵压盖,严丝合缝地透不过半缕光芒。啊啊,要下雪了,他迷迷糊糊地想,闭上眼睛,不一会又沉沉的睡了。
        场景是小时的石巷,潮湿阴凉沾满水汽覆满青苔。夜晚时昏暗组成迷宫,他跑啊跑甩不掉跟随他的小小白色光点。死胡同尽头墙上的苔痕幻成妈妈的脸,声音温柔:黑夜里的光亮是天空破碎的星星,不要害怕,我的孩子…… 柔柔的水汽扑来像最浓郁的爱,他几乎窒息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他真的不怕了,转过身去,光点就在他眼前微微跳动着,在他想看清时又倏忽不见。水汽消失。向日葵田里阳光刺目,伊凡眯着眼笑,羊毛围巾松松垮垮地绕在他脖子上。于是王耀也闭上眼。深呼吸的时候,暖洋洋的空气就会充满心肺,安心极了。他听到伊凡说小耀跟我走吧我们一起去不需要围巾也很温暖的地方。这一切都太过迷人,于是他睁开眼。
        他睁开眼,惊坐于黑暗。旁边的床空了,王耀看到枕边整齐叠好的羊毛围巾柔软厚实温暖,然后欢欢喜喜的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深夜,王耀把脸贴在窗户上,望着外面盛大而寥落的点点白在深眠的城市上空飞旋,他瞪大眼睛终于看清,那是苍白的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 医院里某处光亮熄灭。苍白色的火焰微微跳动着,伊凡轻声说,我先走啦~小耀!
        我不等你了,我先去了,那个不需要围巾也很温暖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窗外白炎黯淡下去,他的眸子也暗下去,仿佛未曾被照亮过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 这篇也是两年前的文了,其实是当时翻化学课本时看到“氢气在氯气中安静地燃烧,苍白色火焰”然后一下子就想到露熊惹ww,安静的苍白色什么的就算那样也是火焰呢🔥~~
        最后露中赛高!!!
       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芬布列 | Powered by LOFTER